学校主页 | 旧版网站
新新闻网
站内搜索:
主办: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资讯
新闻头条 媒体校园
   
基层动态 专题报道
视觉
视频影像
 
魅力校园
平台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电子校报 下载专区
 
省委第四巡视组进驻我校开展... 2017/04/09
【媒体校园】《城市晚报》报... 2017/04/25
【媒体校园】《城市晚报》报... 2017/04/25
【媒体校园】中国吉林网报道... 2017/04/25
【媒体校园】中国吉林网报道... 2017/04/25
针灸推拿学院举办“我心中的... 2017/04/25
 
 
 
 
尚无内容。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校园人物>>正文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6日 01:43    文章来源:    点击数:[]



        他,是面对众人哄抢学校,挺身而出的那个人;他,是在枪林弹雨中不顾个人安危,寻找失散同学的那个人。他就是我校离休干部,今年91岁的史振旺老先生。史振旺是内蒙古察哈尔商都县人,1978年来校工作,曾任生理教研室主任,1985年离休。

 

        “你们现在来抢这些东西,不觉得可耻吗?”

 

        1943年,史振旺考入日本人在张家口的大使馆开办的蒙疆医学院学习,医学院中全是日本教师,当时张家口属于伪蒙疆国。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前夕,蒙疆医学院要求所有学生都要去日本人的皇军部队待命,史振旺和他的一个同学思考过后,深感此事不妙,觉得可能是要学生们去参战,于是两人就连夜离开去了北京。几天后,他们又返回了学校所在地,住到史振旺的一个亲戚家里,不久便听说日本投降了,他们就兴致冲冲地回到了学校,正看到日本人都在整理东西,准备撤走。“8月16日,我们学校的校长正式宣布日本投降了,当时大家都非常高兴,而回到宿舍以后我们都哭了,因为八年抗战真的不容易呀!”说到此处,史振旺的声音有些哽咽,犹如回到了那个令人感动的时刻。

        “日军占领期间,在街上看到日本人带着狗,得赶紧躲开,因为弄不好那个狗一闻你,你就有问题,日本人就会把你抓起来严刑拷打。我还记得到日本人的商店里,日本女售货员对待中国人的态度是鄙视的。日本人也经常抓捕中国老百姓去做劳工,尤其是在乡间田野里,一见到中国人就抓,然后送到满洲里那边,给日本人的工矿企业做苦工,被抓去的中国人大多数都死在了那里。那个时候学生们就经常进行抗议活动,因此,当同学们听到日本人宣布投降的那一刻,激动的泪水便再也止不住,那些艰难岁月终于熬过,也终于不用忍受当亡国奴的煎熬。”史振旺动情地回忆。

        正当所有人都喜极而泣的时候,一个同学赶来跟史振旺说:“有人正在抢东西呢!”听到这个消息,每个人都非常气愤。当史振旺和他的同学们赶到教学楼的时候,正看到一个炊事员抱着东西从楼上下来,当时史振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去阻止了他,并喊道:“快住手,你们这些人太卑鄙了,八年抗战我们死了多少兄弟、多少中国人,你们现在来抢这些东西,不觉得可耻吗?”经他这么一喊,大家就被吓唬住了,都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不敢动是因为当时共产党、国民党都有特工,大家看我来势这么汹,就觉得我可能是特工,就不敢造次了。”史振旺向记者解释道。

        这件事之后,史振旺的同学张书奎提出:“我们组织护校团吧,把学校保护起来,献给我们的祖国。”史振旺非常赞同,第一个自愿参加,后来陆续有十几个人参加,史振旺被推选为护校团团长。那段时间到了晚上,就会枪声四起,到处都是抢东西的。史振旺就想,这样赤手空拳,光守也守不住,于是他就带头出去弄枪。一天史振旺正好弄到了一个“三八大盖”,回学校的路上遇到一个小伙子来抢东西,“我当时就把枪一立,说:‘放下。’那人就害怕地跑走了。”史振旺这样讲道。后来,护校团又得到了十几把枪,还有些子弹、手榴弹,靠着这些装备,护校团把蒙疆医学院保护了下来。

 

        “我家庭出身不好,本来参加革命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史振旺上中学的时候,离家不远的地方,就驻扎着八路军的游击群,他常常听说八路军袭击日本政府的事情。当时史振旺的一个同班同学叫刘争,经常给他们带小册子,告诉他们八路军的消息。“当时我对八路军很是敬佩,在他们的讲解下,大家对于八路军的敬佩又加深许多。”

        1945年8月23日,八路军进入了张家口,27日,接手了张家口护士学院,之后又把史振旺所在的蒙疆医学院和护士学院合并成了张家口医学院。从此,史振旺算是正式从军了。“我家庭出身不好,我家可以说是一个大地主,本来参加革命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而学校合并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从这儿开始,史振旺接触到了许多抗战干部和抗战学生,他们高尚的品质令史振旺非常敬佩。1946年,延安医科大学与张家口医学院合并为中国医科大学,这对史振旺的影响非常大。他当时21岁,学校的许多与他一般大的同志都是十二三岁就参加革命了,经常给大家讲当时的革命故事。“当时医大的教务主任,给大家讲‘九一八事变’以来的事情,好多人都掉下了眼泪。”史振旺至今仍记忆犹新。

        1946年8月,史振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并劝说爸爸和哥哥,要把土地主动献出来分给其他农民。能够做出这个决定,对于大地主家族出身的史振旺来说,本就是很难得的,何况在日军占领期间,奸淫掳掠,史振旺家里的所有财产都没有了,就只剩下土地了。被占领期间,日军的公粮负担很重,地里收成又不好,交不起公粮的时候就得卖地,这样下来史振旺家里只剩下八十几亩田了。史振旺最后终于做通了父亲和哥哥的思想工作,将家里剩下的田地全部都献了出来。史振旺说:“组织对那次工作的完成十分满意,我在当年10月就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1948年11月份正式转正。”

 

        “什么叫寸步难行,这才真正体会到。”

 

        史振旺曾经历过一次特殊的出差。1946年,由于傅作义带领的国民党部队进犯张家口,史振旺和他的同学们就从学校转移到了保定市唐县的张各庄安营扎寨,等到战事平稳了一段时间后,学校的政治部主任安排史振旺和另一名同学带着一部分人回到张家口,把撤退中失散的学生找回来。

        史振旺一行人从张各庄走到太平堡,大概是七八十里地,然后在太平堡坐上了火车。火车在他们要下车的那站没有停,他们又急于完成任务,于是就跳下火车,步行到张家口。到了张家口的飞机场,他们看到很多人都在往外撤,一打听才知道,国民党部队即将到达张北县,都是骑兵,马上就到张家口了。他们再往前走,就遇到几个骑兵出来,再打听时,那几个人说:“你们赶快往回跑吧,要是跑晚了啊,你们就当俘虏啦!”那时他们才知道危险,于是赶快往回赶,在回去的路上,他们还找到了两个同学。到宣化的时候,火光四起,枪声不断,他们没法进到城里,只能继续走,大路上没法走,他们就往山里走,于是就上了黄梁山,那时他们就已经走了将近二百里路了。天亮的时候不幸被国民党的飞机发现了,一直追着他们进行扫射,他们正好跑到一个汽车旁边,就钻到了车底下,但飞机上用的子弹是三连发,就是第一个穿孔、第二个爆炸、第三个燃烧,汽车被打中后就着火了,他们就赶紧从车底下爬了出来,每个人都吓得直哆嗦,因为从来没见到过这种状况,他们为了躲避追击就分开跑,这时候史振旺脚底下已经长满了泡,“什么叫寸步难行,这才真正体会到,汗水不住地往下流,等到匆匆爬过黄粱山以后,一上那个炕,坐在炕沿上就睡着了。”


链接:

【关闭】